位置:主页 > 低压配电柜 >
菲律宾:一座私人图书馆的传说
发布日期:2021-07-17 08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如果要你把所有藏书都摆到家门口路边,你多半会担心,它们几分钟内就会消失不见。在菲律宾,有个人不计回报地这样做了,由此成就了一个街头图书馆的传说。

  赫尔南多·关老已经年过花甲,是个精神矍铄的老“书虫”,陋室的每个角落都被图书充斥。他在马尼拉市中心开设了一家非正式图书馆,希望让整个社区的居民体验阅读之乐。方法很简单:路人可以从关老的库存中,随意取阅自己感兴趣的书,数量不限,归期不限,不还也无所谓。正如主人所说:“这里惟一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。”

  用不了几天,这座小得可怜的街边图书馆就会因藏书枯竭无疾而终——肯定会有人如此预测。而事实上,这个图书馆,或曰读书俱乐部已经存在了12年,且规模未减反增。“那些书好似在同我讲话,”他笑着告诉登门采访的我们,“它们渴望被阅读,渴望被传播。”

  建立私人图书馆的设想,是在关老的双亲辞世不久后诞生的。2000年的一天,他看到楼上有一些闲置的教科书,忽然产生了让更多人分享它们的灵感。于是,他把全部可以拿得出手的藏书——大概不到100本——放在自家门外,看是否会有谁感兴趣。果真有人把书借走了;更意外的是,对方在归还时捎带了其他的书。就这样,一种制度诞生了。

  如今,这里的图书流动速度异常之快,连主人都说不清自己究竟掌握着多少资源。粗略估计,光是放在门外木架上和箱子里的书就有两三千本之多,这还仅仅是一部分存货。关老家的两层小楼正被书籍全面占领,楼梯早就堆满了,小轿车也被挤出了车库。

  在我们面前,几名店员利用午休时间过来阅览,有人借走了厚重的《圣乔治福音史》,另一些学童挑选的是教科书,同时也带走了几本时尚杂志。

  赛琳是和关老同住一条街的邻居,也是图书馆的志愿管理员。她解释说,在菲律宾,10岁以上人口的识字率高达93%,但平民百姓的微薄收入根本不足以购买价格昂贵的新书。至于马尼拉的国家图书馆,“它离这边实在太远了,遑论在那里借书的手续是何等麻烦。”

  为了帮助这个城市里最贫困的社区,关老并不满足目前的成就,更不会坐等读者上门。闲暇时,他会蹬上三轮车,满载着一大筐书籍走街串巷。有一回,他驱车10小时前往比科尔省,给另一位试图创办类似机构的同好免费送去几大箱藏书。

  最近,关老还打算帮助一位家住南部偏远地区的朋友创办读书俱乐部。后者试图打造一座“浮动图书馆”,游曳于苏禄群岛和巴西兰岛周边。相对于让当地人如何同阅读结缘,这一地区作为武装叛乱分子藏身之所的名头,显然更被外面的世界关注。

  我们坐在正午的骄阳下,看着人们浏览关老的收藏。究竟是什么动机,驱使他花掉所有时间,把自己的一切贡献给这小小的图书馆,甚至到了放弃工作,完全靠积蓄过活的地步?

  “书籍有生命,如果将其闲置在柜子或箱子中,就是对不起它们。”老人回应道:“做一位忠诚的书籍守望者,我的人生将因此变得完满。”

  如果要你把所有藏书都摆到家门口路边,你多半会担心,它们几分钟内就会消失不见。在菲律宾,有个人不计回报地这样做了,由此成就了一个街头图书馆的传说。

  赫尔南多·关老已经年过花甲,是个精神矍铄的老“书虫”,陋室的每个角落都被图书充斥。他在马尼拉市中心开设了一家非正式图书馆,希望让整个社区的居民体验阅读之乐。方法很简单:路人可以从关老的库存中,随意取阅自己感兴趣的书,数量不限,归期不限,不还也无所谓。正如主人所说:“这里惟一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。”

  用不了几天,这座小得可怜的街边图书馆就会因藏书枯竭无疾而终——肯定会有人如此预测。而事实上,这个图书馆,或曰读书俱乐部已经存在了12年,且规模未减反增。“那些书好似在同我讲话,”他笑着告诉登门采访的我们,“它们渴望被阅读,渴望被传播。”

  建立私人图书馆的设想,是在关老的双亲辞世不久后诞生的。2000年的一天,他看到楼上有一些闲置的教科书,忽然产生了让更多人分享它们的灵感。于是,他把全部可以拿得出手的藏书——大概不到100本——放在自家门外,看是否会有谁感兴趣。果真有人把书借走了;更意外的是,对方在归还时捎带了其他的书。就这样,一种制度诞生了。

  如今,这里的图书流动速度异常之快,连主人都说不清自己究竟掌握着多少资源。粗略估计,光是放在门外木架上和箱子里的书就有两三千本之多,这还仅仅是一部分存货。关老家的两层小楼正被书籍全面占领,楼梯早就堆满了,小轿车也被挤出了车库。

  在我们面前,几名店员利用午休时间过来阅览,有人借走了厚重的《圣乔治福音史》,另一些学童挑选的是教科书,同时也带走了几本时尚杂志。

  赛琳是和关老同住一条街的邻居,也是图书馆的志愿管理员。她解释说,在菲律宾,10岁以上人口的识字率高达93%,但平民百姓的微薄收入根本不足以购买价格昂贵的新书。至于马尼拉的国家图书馆,“它离这边实在太远了,遑论在那里借书的手续是何等麻烦。”

  为了帮助这个城市里最贫困的社区,关老并不满足目前的成就,更不会坐等读者上门。闲暇时,他会蹬上三轮车,满载着一大筐书籍走街串巷。有一回,他驱车10小时前往比科尔省,给另一位试图创办类似机构的同好免费送去几大箱藏书。

  最近,关老还打算帮助一位家住南部偏远地区的朋友创办读书俱乐部。后者试图打造一座“浮动图书馆”,游曳于苏禄群岛和巴西兰岛周边。相对于让当地人如何同阅读结缘,这一地区作为武装叛乱分子藏身之所的名头,显然更被外面的世界关注。

  我们坐在正午的骄阳下,看着人们浏览关老的收藏。究竟是什么动机,驱使他花掉所有时间,把自己的一切贡献给这小小的图书馆,甚至到了放弃工作,完全靠积蓄过活的地步?

  “书籍有生命,如果将其闲置在柜子或箱子中,就是对不起它们。”老人回应道:“做一位忠诚的书籍守望者,我的人生将因此变得完满。”2021-07-06辽宁省民族和宗教事务委员会 辽宁省教育厅 人力范蠡经商之道中最值得我们学习哪3条商训?www.br3i6.com.cn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